行业动态首页 > 铁道与建筑工程系 > 招生就业 > 行业动态 >

争品质 争创意 争特色——交通运输部原总工程师凤懋润在“西部山区桥梁建设技术研讨会”上的开幕辞

来源:行业动态发布时间:2016-05-20 10:04:39访问量: 分享到: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争品质 争创意 争特色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交通运输部原总工程师凤懋润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在“西部山区桥梁建设技术研讨会”上的开幕辞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龙江特大桥
 
        今天我们汇聚在祖国的西南边陲腾冲,为了迎接一座国际级桥梁工程—龙江大桥的即将诞生,为了研讨和推进西部山桥桥梁建设的技术进步。
       首先,向常文指挥长和龙江大桥全体建设者表示敬意,道一声:辛苦了!劳苦功高的同志们。
 
山区桥梁 
       来到云南,让我记起24年前的一件往事:
       1991年怒江六库大桥(154米大跨连续梁,当时中国同类桥梁最大跨度)建成通车后,云南省厅和州地方领导到访北京交通部和公规院。座谈中有一位穿着傈僳族服饰的地方领导说:邻国缅甸的官员和百姓走过这座桥时都发出感慨:能在这样边远的西部山区建起这样先进技术的桥梁,中国政府值得敬佩,中国工程师真是了不起!当时我深受感触,想到架桥人的责任和价值,至今记忆犹新。
       世纪之交这20年,中国路桥大规模建设。继东中部地区跨越水网江河、长三角、珠三角地区跨越海峡海湾两个桥梁建设高潮之后,西部大开发中跨越峡谷沟壑的山区桥梁建设成为了新的亮点。
        大家知道,继四渡河桥、坝陵河桥、矮寨桥、清水河桥等山区大跨径桥梁建成之后,腾冲龙江大桥又以新的技术进步为中国山区大桥建设成果增添光彩,为西部和“一带一路”区域交通发展做出贡献。
        本次研讨会的主题就是总结山区桥梁建设的成功与不足、经验与教训,探讨可持续发展和技术创新的前景。
        我以为,在山区桥梁建设中,“理念、技术、管理”仍然是三组“关键词”;
桥梁建设要在“耐久性、经济性,创新性”上有新的认识和提升;工程技术要在“协作体系,组合结构,复合材料”上有新的突破;建设管理要在“标准、程序、监控”三个“精细化”环节上下工夫。
       我赞赏这样的观点:桥梁工程不必刻意追求高、长和大,意在争品质、争创意、争特色。这样的观点也适用于西部山区的桥梁建设。
       15年前,我与四川省院的谢邦珠设计大师有过一次畅谈。他说:“我们地处西南,有着与东中部地区完全不同的特殊自然环境和复杂地质条件,我们也没有像东中部那样的经济实力。因此,我们的理念是:因地制宜,走自己的路,少花钱、多办事,而且要把事情办好!”
        用现在流行的话诠释,这不就是“走技术创新之路”吗!以雅西路、沪蓉西路、吉茶路等为代表的川渝、湘鄂、云贵等省的路桥建设以技术创新成果展示了西部交通人的集体智慧。
        我们德高望重的老部长黄镇东正牵头编撰《中国高速公路建设实录》综合篇(100万字),还派生出了“峡谷桥梁调研”任务。让我们积极支持这项意义重大的软科学研究工作。
 
工程哲学
         同志们,中国桥梁界提出了建设“品质工程”的命题。
         我以为,桥梁工程的“品质”概念,是工程实体质量与(和谐自然)人文品位的集合,是技术元素与非技术元素的集合,是自然科学与人文社会科学的集合,“品”与“质”的结合注入了更多的哲学内涵。
        大家知道,腾冲还是被誉为“大众哲学”家的艾思奇的故乡(今年是他的105年诞辰),“和顺古镇”有他的故居。
        今天,在座的嘉宾中有中国《工程哲学》的开拓者,《工程哲学引论——我造物,故我在》专著的作者、中国科学院大学的李伯聪教授和他的助手《工程研究——跨学科视野中的工程》杂志编辑部主任王佩琼教授。
        《工程哲学》告诉我们:工程师要有哲学思维。
        《工程哲学》指出:在工程界,许多工程实践者、工程技术人员常常置身于工程之中而看不见工程的全貌与“真相”,没有意识到工程中存在着许多深刻的哲学问题,对工程中内在的许多性质严重的问题常常熟视无睹、视而不见,常常是成功了也不真正知道为什么成功了,失败了也并不真正知道为什么失败了。
        工程师不必看轻自己,工程师应该相信自己完全有能力从事工程哲学研究,拿出具有创新性的工程哲学研究成果,从而帮助社会各界人士--包括哲学家在内--更加深入具体地理解现代工程。
        会场上在座的70岁上下的人都经历过50年前毛主席号召“学哲学,用哲学”的活动,正是“学习,应用马克思主义哲学”的热潮,推动了当时工农业大踏步前进的步伐。
        在我国舟山连岛工程西堠门大桥展览馆的“前言”中有这样一段话:
        哲学家从历史出发,追求超越,想象未来;
        工程师从当前出发,变革现实,创造未来。
        工程和哲学在跨海大桥会师,创造出奇迹。
        社会越是向前发展,社会文化越是多元,时代变革越是剧烈,工程实践越是复杂,就越需要哲学,越需要用哲学思维分析工程建设历史,总结发展规律,完成“实践-认识-再实践”的理论提升。
        继《工程哲学》专著(二版)增加“跨江海桥梁建设工程的哲学分析”案例之后,《工程方法论》正在编纂中,“桥梁工程方法论”案例列入其中。我们希望能够从新建设的众多桥梁工程中提取新鲜素材,介绍给中国乃至世界工程界和哲学界。
 
中华儿女
        同志们,我们在腾冲开会,还有一层深意:在清明时节,祭奠70多年前那场震惊中外的收复腾冲战役中为国捐躯的9000名将士的英灵。
        中国远征军保家卫国是中华民族的好儿女,书写了可歌可泣的悲壮历史。
        让我们永远记住他们!
        今天,在这片土地上中国桥梁建设者架桥铺路,造福民生。
        我以为,中国交通团队是接地气、干实事,释放正能量的英雄团队。“功德观、民族魂、使命感”就是中国交通文化的精髓。
        在这个诱惑特别多、顾虑特别少的时代,在这个步子特别快、变化也特别快的时代,忠于事业、尽职尽责、精益求精,应该成为值得赞美的品质。
        溶解了艰辛和智慧的汗水洒进祖国大地,换来了一条条大道、一座座桥隧的通通畅畅,中国交通人的丰功伟绩,铭刻在大地上,树立在百姓心头,永放光芒!